欢迎访问必威下载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你已年满十八,可领取一个对象。

                                        时间: 2019-09-26 | 作者:钟意你 | 来源: 必威下载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不小心打开了两个音乐网页,两首风格截然不同的歌便同一时间流窜出来,快节奏的优雅,孤独的喜悦,一时竟巧妙相融,天衣无缝。这完美的该死的时间节点,就这样一点一点将美好呈现。像极了爱情。

                                          如果你也有故事,欢迎分享给我们,投稿邮箱:

                                          《低头思怀瑾》

                                          文丨钟 意 你 

                                          1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把凉鞋都收进柜子里,然后把换季的鞋子拿出来。当我打开其中一个鞋盒之后,内心非常绝望。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双球鞋,上一年忘记清洗就收在盒子里,现在脏到看不出原色。我提着它去卫生间洗了老半天,最后只好冲掉手上的泡沫从裤袋里捞出手机给张怀瑾发消息。

                                          “白色球鞋又黄又黑怎么洗啊?我用洗衣液刷半天了都没用。”

                                          “你把小苏打、白醋、盐、啤酒混在一起……”

                                          我看着张怀瑾发过来的消息,缓缓打出一连串问号。

                                          “大哥你做饭呢?我问你怎么洗鞋子。”

                                          “你这个人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个配方流传很久了。”

                                          “我家没有小苏打,也没有白醋。”

                                          “两分钟之后给我开门。”

                                          我叫林瑜,张怀瑾比我大两岁,是住在我家楼下的邻居。说得更准确一点,我们其实住在同一栋房子里。

                                          我的爷爷和张怀瑾的爷爷是战友,我爸和他爸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张叔叔和阿姨结婚之后,阿姨把她的闺蜜介绍给了我爸。所以我和张怀瑾,顺理成章就成了青梅竹马。

                                          千禧年初人人都羡慕城中的高楼房,我爸和他爸却另辟蹊径,压上全部的身家加上贷款,在城郊一起买了一幢二层小别墅。经过改造之后变成了两个独立的房子。我家在二楼,张怀瑾一家住一楼。

                                          两分钟之后,敲门的声音响起,轻两下重三下,是张怀瑾独特的敲门习惯。张怀瑾抱着食材过来帮我炖鞋,不是,过来帮我洗鞋。

                                          我看着他颇有架势地往盆子里倒水、啤酒、白色粉末和其他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得到了一盆不可描述的混合物。然后张怀瑾把我的鞋子扔进盆子里,它噗噗了两下,像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张怀瑾不仅没有洗干净我的鞋子,还彻底判了它死刑。

                                          “不好意思,走得有点急,把味精当盐带过来了,这个啤酒颜色也有点重。”

                                          我追着张怀瑾,从二楼打到了一楼,然后单方面宣布我们从此恩断义绝。

                                          2

                                          连着好几天张怀瑾都没来找我,我又不好意思主动求和,导致我吃饭的时候都有些走神。

                                          那天晚上我坐在阳台上发呆,吊篮的绳子突然动了起来。我房间下面就是张怀瑾的房间,我们在二楼阳台和一楼护栏上安了一个吊篮,不想走路就用这个吊篮传东西。

                                          吊篮上来,我才看清里面是个鞋盒。

                                          楼下的人拉动绳索示意我赶紧拿东西,我矜持了三秒才把鞋盒拿出来,里面是双新鞋,和我报废的那双一模一样。张怀瑾还在里面放了张卡片,上面写着道歉示好的话。我回到房间抽了张纸,写了个大大的“已阅”,再把纸放进篮子里传下去。

                                          周一上学的时候,张怀瑾站在楼梯口等我,他看着我手里的双份早餐顿时眉开眼笑。,“终于吃到阿姨做的包子了,你这几天都不理我,我连早饭都没吃。”

                                          他说这话就显得我非常不懂事,所以我把两个萝卜粉条包塞进他手里,自己吃掉了两个牛肉包。

                                          我俩一边吃包子一边往车库走,张怀瑾推出我妈闲置的那辆小电瓶,载着我去学校。

                                          3

                                          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他比我高一个年级,早上上课的时间一样,放学的时间却不一样。我经常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写作业,等高三放学。那天他们拖堂实在是太久,高二级部要锁楼,我没办法,只能收拾书包蹲在高三楼梯拐角等他。我蹲了二十多分钟,他们班才放学。我正准备跳出去吓他,突然听到他和同学的对话。

                                          “我现在跟谁谈恋爱都不会跟林瑜……”

                                          “那我去追,你给我搭个线?”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我没听,我拖着蹲麻的腿扭头就跑,为了不碰到他,还特意选了走廊另一端的楼梯。

                                          我走路回到家,一上楼就发现张怀瑾蹲在我家门口。

                                          “你怎么回事?”张怀瑾问我。

                                          我一言不发推开他,又使出最大的劲关上了门。之后我以提高成绩为由申请住校,张怀瑾气到周末在院子里疯狂拔草。我妈跟他妈逛街回来之后看着光秃秃的院子目瞪口呆。

                                          4

                                          国庆节放假,四个大人出去旅游,把我俩扔家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民以食为天,我说什么也不会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于是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跑去张怀瑾家蹭吃蹭喝。

                                          吃着吃着突然小腹一沉,我扔下筷子就往卫生间跑,熟门熟路的打开柜子拿出阿姨囤放在那里的东西,清理好之后重新回到饭桌上。可没吃多久便再也受不了,肚子疼到窝在沙发上把身子拱成一个虾米。

                                          张怀瑾递给我一杯热水便跑了,等他再回到我身边时,手里提着泡脚桶。

                                          张怀瑾撕开包装袋,往泡脚桶里放了一个草药包。我伸着脖子看了一眼:桂枝、熟地黄、茯苓……

                                          “张怀瑾你炖汤呢?”

                                          “猪蹄汤?”

                                          我第一次在和张怀瑾互怼当中败下阵来,倒不是我找不到语言回击,是张怀瑾的动作让我乱了阵脚。

                                          他蹲在我面前,伸手捉住我的脚,脱下袜子然后把我的脚放进泡脚桶里。整个动作流畅自然,没有一丝扭捏和介意。我盯着张怀瑾头顶的发旋涨红了脸,手也不自觉地伸了出去。

                                          “再抓我头发,我就揍你。”

                                          5

                                          张怀瑾,专业破坏旖旎氛围第一人。

                                          其实也不能怪他,主要是因为我前科太多。

                                          我小时候有个非常欠揍的坏习惯,我喜欢薅人头发,逮谁薅谁。我手劲贼大,会紧紧拽住别人头发,然后稳准狠地薅下来。这直接导致小时候根本没人愿意抱我,所以不到一岁我就学会了走路。

                                          张怀瑾过三岁生日的时候,爸妈带着一岁多的我回到故乡,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张怀瑾蹲在我面前,抬起头和我打招呼,我迅速出手,精准地抓住他头顶上的那一撮头发。张怀瑾冲我挥舞着拳头,吓得周围的大人都忘记要来制止,但是在最后一刻他还是收住了手,他的拳头在我鼻尖张开,轻轻摸了摸我的脸,还顺势把头往我这边凑。

                                          鬼使神差的,我第一次主动松开了手,没有像之前那样不薅下来几根誓不罢休。后来我从“逮谁薅谁”,变成了“只薅张怀瑾”,但是我不拔他头发,我就只攥在手里。

                                          五岁那年我们两家搬到一起住,张怀瑾有段时间看见我就捂着头赶紧跑掉。

                                          我知道他现在是在吓唬我,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打过我。所以我没有丝毫顾忌,伸手抓住他的头发。

                                          “肚子不疼了?”

                                          我乖乖收手,惨白着一张脸靠在沙发上。水的温度降下来后,张怀瑾把我的脚捞出来擦干,又替我穿上袜子。

                                          他提着泡脚桶去倒水,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张怀瑾像是知道我在说什么,冲着我笑了笑。

                                          他这一笑我就不行了,我不再跟张怀瑾拧巴。就算是不谈恋爱,有这样的发小我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虽然我并不是很想只和张怀瑾做朋友。

                                          6

                                          一年不到张怀瑾便参考高考了,他的高考成绩很不错,去了邻市一所很好的大学。上了大学之后,张怀瑾简直是个狠人,比我爸妈还操心我的学业,经常给我寄各种教辅资料,假期还强行把我留在家里补课。

                                          托他的福,我也顺顺利利地完成了高考。

                                          等待出成绩的那段时间我哪也没去,整天在家里睡得昏天暗地,结果没几天我就开始失眠。有一天晚上我又睡不着,搬了张躺椅坐在阳台上看星星。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怀瑾。”

                                          我干了一件特别矫情的事情,我选了一张纯黑的背景图,把这句话用非常非常小的字体、比黑色浅一点点的灰黑颜色写在了图片的右下角,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如果不把图片特意拉到右下角再放到最大,根本看不出来图片上有字。果不其然,大家的留言都是一连串的问号和各种脑洞大开的调侃,张怀瑾也只是给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第二天晚上我依旧在阳台上躺着。那个许久没有动静的吊篮突然动了起来,我赶紧跑过去,一看里面是一张纸。

                                          “举头望明月,低头看看我。”

                                          我趴在栏杆上往下望,张怀瑾站在院子里向我挥手。我立马冲下楼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张怀瑾,然后跳进他怀里。

                                          “跳进我怀里,就要做我女朋友了。”

                                          我想起高二那年偷听到的话,于是板着脸质问他。

                                          “你偷听不能把话听完?我冤枉死了。”

                                          原来张怀瑾和他的朋友说是:你敢追她你试试看,不要打扰我小姑娘学习,我在等她长大。

                                          我出生的时候,我爸说张家的孩子叫怀瑾,那小丫头就叫林瑜,怀瑾握瑜嘛。

                                          多美好的祝愿。你看我们,注定是一对。

                                          编辑:小药草

                                          配图:《今天的吉良同学》

                                          投稿

                                          ↓ 你听过的最般配的两个名字是?↓

                                        文章标题: 你已年满十八,可领取一个对象。
                                        文章地址: http://www.sytgcc.cn/article-95-150766-0.html
                                        文章标签:年满  领取  对象

                                        [你已年满十八,可领取一个对象。]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