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必威下载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10篇

                                        时间: 2019-11-13 | 来源: 必威下载 | 编辑: admin | 阅读: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是一部由青蛙君执导,后海大鲨鱼乐队主演的一部纪录片 / 音乐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一):平静生活的我也在期待着一场未知的冒险

                                          看了纪录片 我开始努力回想 第一次知道后鲨是在哪一年?第一次看后鲨的现场是哪一年?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在很多采访文章中看的最多的就是05年的“NO BEIJING”系列巡演 除了后鲨, Carsick cars/ Snapline /哪吒 都是大家钟爱的乐队

                                          在我的印象里 我认识的一些男生 他们都把付菡当做女神 其实可能从我的角度来看 并不理解什么是女神(或男神)我觉得在舞台之外的地方 任何人都有他们生活化的时候 他们都是普通人 可能ta的某一个瞬间在我们眼里变成了那个闪光点 或者ta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某一件事 成为了我们的女神(或男神)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场冒险。比如从事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工作;比如一个人到森林里探险;再比如组一个自己的乐队;认识的很多乐手都曾经跟我说“想组一个永远不会解散的乐队”,有些他们可以组队三年,五年,十年或者更长,有些却短促到人们还没来得及记住他们。似乎这场音乐的冒险,也许会经历默契度,经济问题,社会因素,创作瓶颈等等等等问题。但庆幸的是大多数即使乐队不再存在,他们依然会以其他各种方式热爱着音乐,我觉得那就是好的。

                                          生活状态里的每个乐队成员都有他们自己鲜明的个性特点 直白的让人喜欢 想起后鲨 脑海里出现的词语就是 热情 现场表现力 复古怀旧 “心要野”,最能代表他们的一贯态度 不断地冲撞着各种规则 疯狂的创造 不停吸引着更多疯狂者的加入他们 这是一部很好的纪录片 看完能给人更多的力量 对音乐 对乐队也更多了一份喜爱

                                          希望我们在生活中要有一颗敢于挑战现实的心 不断突破自我 实现自我 随时准备着生活的大冒险!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二):后海大鲨鱼变了,也许我也变了……

                                          我曾经是不喜欢后鲨的,甚至于有点Diss。

                                          那至少有十年了,那时候我是个愤怒的金属党,和人见面恨不得都要甩头。十年前的2007,后海大鲨鱼横空出世,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Dance Rock。其实不止是他们,那一阶段的很多乐队都呈现出不同的新思路和怪想法——No Beijing浪潮、兵马司一代、年轻帮乐队群体……这些新鲜的声音让当时年轻躁动的我有点迷茫,嘈嘈杂杂,充满了电子乐和未来感,说好的摇滚乐呢?

                                          时代裹挟着所有人前进。十年里,我乐队解散、毕业考研、去一家摇滚杂志上班……疯狂过后是漫长的失落,我终究为五斗米和家庭折腰,回家乡做了所谓的“正常上班”。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迷茫,感觉人生是不是要这样结束?

                                          所以片中后鲨的访谈让我深有感触——付菡说“十八岁你做一个很酷的人是很容易的,而三十岁之后就很难。”;而鼓手小武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到,我三十岁了还是一事无成”。在我们看来他们是摇滚明星,年纪轻轻就有了成功的乐队事业,堪称是理想主义者的成功典范了。原来他们也有着挣扎和痛苦,他们从未踏入过世俗人生,却始终有这方面的压力。他们在音乐里恣意欢乐天马行空,私下里却还有着不同一般的痛苦失落。

                                          然而有想法的人总是能想办法调整自己。后鲨四位在二专之后的几年里,走遍世界,看遍苍凉和繁华,演了很多场或大或小的演出,在路上找回了自己。而我也终于在去年痛定思痛,离开了“正行”,决定回归音乐,做厂牌做演出,就当给自己的青春续命。

                                          2014年的狂飙乐园,应该是最后一届北京迷笛了吧?那还真是“狂飙”的记忆,风雨大作令人沮丧。那天后海大鲨鱼应该是下午登场,还发生了喧嚣一时的“打人”事件。我心中其实不那么漂亮的付菡,在舞台上光芒四射不可一世。Pogo的人群把我撞开,我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孔,有点断片儿。等待理想就像等待革命,他们还能坚持几年青春?

                                          我29岁了 ,许多同龄的朋友已经放下疯狂、回归生活,而我仍然像10年前一样,读书旅行看演出,甚至变本加厉,做起厂牌和乐队来。有些人已经不能理解我了,说什么“什么年纪干什么年纪的事”。我只能说give a fuck,你们这些假青年,自然不能和我比。

                                          现在年轻人流行“丧”和“早衰”,很多比我还小的一拨人天天在朋友圈自嘲自己是中年人、孤寡老人。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快速和复杂的中国社会,几乎不给年轻人任何实现理想的机会,社会熔炉烧得通红,让大家全部掉进物质和欲望的陷阱。而总有些人需要突围,也许过程很难,偶尔吃苦,但是总归是我们想要的。

                                          于是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开始喜欢后海大鲨鱼了。因为我们到底是同一类人,永年年轻,不会被打倒。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三):总有一些人要过有趣的生活,不然这个世界该多无聊

                                          今年4月,我在UCCA看了后海大鲨鱼纪录片的首映。

                                          付菡说,“猛犸是什么,是白色的泡沫”这句歌词的灵感来源于一次她喝吐了的经历。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至少对我个人而言,年轻的时候会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世界各地巡游,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年轻日子,而不被那些无趣的成人世界里的规章法则击溃。

                                          从我大一第一次听到他们开始,后海大鲨鱼在我的印象中,一直像猛犸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流淌,不断探寻这个世界赐予人们的宝藏。他们去航海,去喜马拉雅,去印度,各自自由生长。

                                          关于演出,小武说:“演出前和演出后的时间都是真的,只有演出的时候就是一场梦。”后海大鲨鱼在巡演期间过的是一种看起来非常疯狂的日子。几乎一天一个城市的节奏——从当日下午开始调音,晚上演出,演完之后可能还会出去喝酒。巡演永远都在赶行程,从一个城市到一个城市,看似到了很多地方,却没有时间去看看这个城市的风景,所以对城市最多的印象永远源自于当地的食物。

                                          从乐队组建到现在,四位成员似乎都已经走过了teenage时期,他们会站在更多成人社会的十字路口。付菡在纪录片里说:“18岁的时候成为一个特别酷的人是很容易的,而难的是在此之后……”而与此同时,30岁的一天,躺在床上的小武脑袋里浮现出“一事无成”四个大字。很多人说过,成长是有一个节点的,也许这就是小武人生的节点。就在这种迷惑和抗争中,后海大鲨鱼走了很多路,看了很多风景,演过无数场的演出,而他们真正追寻的东西是什么,我想他们也会像其他人一样,说不清又道不明。

                                          玩乐队已经算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那么剩下的时间如何活出自我,是他们经常会想的问题。谁都明白自由的可贵。可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却彷徨失措的像一不小心中了500万的贫民,不知道如何挥霍。而挥霍过后所留下的那种长时间的空虚,使人怀疑生命的意义。小武说“大学毕业以后,大家就开始冲刺,只有他从一开始就跑偏了。”可是,那又怎样呢?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No Beijing的四支乐队:后海大鲨鱼、Snapline、CARSICK CARS、哪吒。那时我经常躺在宿舍的床上听着他们的歌,幻想着以后能像他们一样去北京,每天都要和有意思的人厮混在一起。那时候北京对我而言,是区别于枯燥乏味的校园的奇妙世界。连我自己可能都没想到的是,大三以后,我真的去了北京。到今天,我的大学生活正式结束了。而我在毕业前夕做出了一个让所有朋友诧异的决定,那就是离开北京。

                                          如今,许多我大学时喜欢的乐队都解散了。我也站在了这个从teenage到成人世界的关口。我的学姐问过一个看似搞笑而又现实的问题——现在身边出来玩的人,至少都是96、97年的,那么那群1990年的人都去哪儿了,都死了吗?四年疯狂的时光快速逝去,我不得不考虑以后的生活,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毕业之后的我,很可能无法再翘课去旅行,翘课跑去别的地方看演出。

                                          是的,我们终将面临长大,那些我们所爱的人也总会老去,而他们年轻时做过的那些疯狂的事,将继续影响后来的年轻人,鼓励他们按自己想的方式去生活,并活成自己应该活成的样子。总有一些人要过有趣的生活,不然这个世界该多无聊?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四):”我的镜头要野“ 采访爱蹦迪的导演青蛙君

                                          本文最早发布在微信公共号《凹凸镜DOC》(微信号:pjw-documentary)

                                        采访纪录片《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导演:青蛙君

                                          Q:劳动:是什么让给你选择拍摄乐队的纪录片呢?A:青蛙君:因为特别喜欢摇滚乐,它有一种力量,那种反叛精神,它能带给我很多力量,像是一种精神支柱。上学的时候刚好想要表达一些东西,加入了学校的剧社电影部,大家都喜欢cult电影和摇滚乐,大家都很酷,又渐渐认识了一些乐队,后面就像是一直在完成之前没干完的工作,就一直拍下来了。Q:劳动:你自己也是一个乐迷,你觉得你拍的纪录片跟其他人关于乐队的纪录片有什么不同?A:青蛙君:我的片子可能融入更多自己的喜好吧,我做事儿特拖沓,就可能这个阶段里有很多来自生活或者各种各样的想法,不断地重塑。

                                          Q:劳动:乐队的纪录片拍摄与剪辑都是你,拍摄中会有哪些预设和想不到的地方?剪辑花了多长时间,在剪辑过程中,你是如何把握影片的结构和节奏呢? A:青蛙君:我现在正在剪一个Jesus and Mary Chain的纪录片,做这些乐队的纪录片我们自己称为摇滚白求恩,我们要是想生活就还得接各种短视频,广告,TVC,每天总得应付各种事情。后海大鲨鱼的后期可能做了9个月,现在这个JAMC的纪录片,我以为一个星期就剪完了,结果剪了一个月也没什么头绪,这就让我感觉非常紧张。结构和节奏什么的就跟写作文一样,我得想着怎么能讲得有深度,剪辑得感觉也得对,说话也得循序渐进,可能看的东西太多了,想的太多了,没有以前那么天不怕地不怕,也可能灵气没以前好。就像很多乐队,大家都觉得第一张或者第二张专辑最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做的音乐虽然缺一些东西,但是灵气就很好,后来技术到位了,设备到位了,什么都到位了,做出的东西就太满了,感觉又会没那么好,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正剪呢,自己剪片子太痛苦了。

                                          Q:劳动:你希望这类纪录片给观众传递出哪些信息,能让观众能够念念不忘?A:青蛙君:因为做了几个片子之后感觉传递的信息多数都是,做自己,be yourself,不管是摇滚,说唱还是滑板,亚文化,似乎说了好几年做自己,但是到了19年,所有的观众除了老了之外,多数都还是在想怎么做自己。我想讲点儿不一样的,但是现在的片子多数都是用来宣传的吧,拍摄的对象不像以前那么无所谓了吧。Q:劳动:以往一些乐队的纪录片都是回顾中国摇滚的历史,并冠以理想主义等标签,但你拍的纪录片都是进行时的东西,而且没那么沉重,这是为什么?A:青蛙君:我压根儿就没生活在那个时代,我讲得大多数都是自己看的,也可能是圈子的问题吧,我得多social一些中年大肚有钱人,他们可能更有情怀,能投钱让大家来拍,给我钱我也拍。Q:劳动:拍完纪录片,你对那个乐队的态度会发生改变吗?A:青蛙君:态度肯定会改变,其实就是从陌生人变成熟人的过程,你新交的朋友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Q:劳动:制作过程中,你会受哪些纪录片的启发呢?A:青蛙君:Oasis的supersonic特别好,我总是拿一台电脑播着它,一边剪片子。The Pulp的纪录片也不错。国内我特喜欢以前有个痛仰的纪录片,边讲一个普通酒吧乐手,边讲痛仰,形成一个对比,但是豆瓣上评分特低,我也不知道为啥。大家肯定都喜欢《爱噪音》,那里面讲的精神太好了。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五):满地都是六便士,一起抬头看月亮。

                                          文/点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行了第三张全长专辑的后海大鲨鱼乐队,在去年开始了他们的“心要野”全国巡演。乐队邀请年轻的拍摄团队与成员一路同行,记录了这段专属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之旅,历经一年的拍摄和制作,最终这些素材凝结成一部时长九十分钟的音乐电影。纪录片刚一上线,就收获了潮水般的鼓励和赞美,甚至有观众给出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这样的高度评价。作为一直关注他们的歌迷,我也被影片中展现的活力和真诚深深打动,并试着用文字还原这些感动的瞬间,分享给更多和我一样喜爱他们的朋友。 关于后海大鲨鱼 作为No Beijing时期的代表乐队之一,成立至今的后海大鲨鱼一直都是直白大胆和新潮前卫的代名词。乐队擅长使用天文意象搭配车库曲风,营造出超现实的迷幻氛围。他们从不曾刻意摆出深沉的姿态,更不会回避欢快和肤浅。就像乐队的专属Logo,那张明黄色的标志性笑脸,是一眼望到底的那种直接和坦荡。 他们是一支属于夏天的乐队,夏天就像年轻人,火热而躁郁,清甜而危险,有时令人不适但永远无法抗拒。乐队的诞生也在一个夏天,诞生在曹璞与付菡那通畅聊未来的偶然电话中,诞生在四个年轻人无中生有的勇气和梦想里。 付菡的酷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不是轻易可以被模仿的长相嗓音、发型妆容和着装风格。她的魅力在于坚定从容的态度和生生不息的创造力。她可以不断向内填充自己,演奏创作绘画摄影手工无一不通;她也无时不刻地在对外表达,大到名字身份小到甲油的颜色都在准确展现她这个生命体本身,那个最独一无二的原力女孩。 看完整个纪录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小武。在那段“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现自己三十岁了还一事无成”的访谈自白里,他是那么真实和坦诚,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无助和挫败感,以至于在旁人眼里看起来可能十分傻气。他对自我的坚持和对旁人态度的不在乎,其实是大智若愚。作为职业鼓手,最大的业余爱好却是出海巡航,这项充满未知和风险的运动不仅提升了他个人的生活质感,也从某种程度上影响着乐队的整体气质。 吉他手曹璞是个矛盾又和谐的存在,他既贡献了片中大部分的瞎扯段子,也会一脸严肃地恳谈乐队成立的渊源和时机。他的人设之所以完整成立,在于看似胡言乱语的垃圾话底下藏着清晰通透的独立思想体系,并且从不奢求旁人理解和认同。 贝斯王老师是整个乐队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温和而寡言,看似面目模糊态度暧昧,不符合大众对于摇滚乐手任何一方面的普遍认知。但他知道自己是谁,不刻意用为人处事的风格去粘贴任何外在标签,这是属于他内敛的酷劲儿。 就像付菡所说的,每个人在十八岁的时候做一个所谓的酷盖都是很容易的。成年之后的酷,才是真正的成熟和洒脱。不像青少年时期,每个人都面无表情走路带风,所有的不屑一切和为所欲为好像都是理所当然。当你不再年少,经历过生活的无奈和社会的伤害,肩上背负了无法卸下的责任,还能够清醒自知,还能明白和争取自己想要的,还能步履坚决地走在选择的道路上,才是真正高级的人生态度。 后鲨可能不是技术最顶级的乐队,也不是思想最深邃的创作者,但他们身上自带一股生猛的劲儿,吸引着和他们同样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去关注和聆听。就像纪录片海报上天台那一幕,四个人在前奏响起时齐齐回头的瞬间,表情透着茫然却无比生动,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好奇和向往。 关于创作和自我思考 在后鲨的代表性作品《Bling Bling Bling》中,有这样一句歌词,是化用鲍勃迪伦名曲的“没有答案的周末,依然在风中飘”。而另一首歌迷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猛犸》中,付菡这样唱着,“勇敢到没有了方向”。似乎不论在什么时代,迷茫和寻找都是青年文化和音乐创作避不开的永恒命题。 毕竟没有人能永远年轻,永远保持热泪盈眶。大家都在数不清的黑夜里失去了睡眠,也会随着年龄增长开始注意养生。身体状况、经济压力、家庭负担、婚姻后代,现实砸下的巨大石块让人不堪重负,没有哪样会放过处在过渡时期的青年们。 现如今丧文化大行其道,以颓废和消极为基调的文艺作品越来越有市场,放飞自我成了年轻人视为时尚的处事方式。诚然,每一个时代和群体在当下都会有属于它自己的虚无和荒谬,但总有那么一群人在这些虚无和荒谬当中,努力地寻找自己捍卫的价值。不要被流行文化欺骗,你确实可以选择丧和颓,但别真正地荒废时间和生命,至少记得思考和沉淀自我,要让你的负面情绪产生价值,把你的每一次心碎都凝结成艺术品。付菡在采访中承认,那些看似酷炫的歌词都是在痛苦中写就的,正是因为有那么多的烦恼和不开心,创作者才需要在音乐中得到救赎和释放。 音乐就是生活,音乐态度就是生活态度。过什么样的生活,就会有什么样的音乐,乐队的状态是骗不了人的,不必每天废寝忘食地搞创作,保持一个松弛而饱满的状态去生活,音乐自然就流淌出来了。虽然付菡形容乐队平时的状态松散,但后鲨从来没有躺在过去的作品和成就上睡觉,没有放弃过在音乐上的尝试和进步。用曹璞的话说,他们觉得用过去的方式已经不能和现在的乐迷很好地交流了,而乐队的生命力恰恰在于推翻和重建自己,在永恒的更新变化中保持不变的精神内核。 关于做乐队和在路上 特别喜欢纪录片的主题,后海冲浪手在城市里的大冒险。现代人失去了接触真实自然的可能性,于是高楼大厦就是迷雾森林,车流人海就是汹涌浪潮。从最西部的山峰篝火到最南边的海滩帆船,后鲨的四个年轻人是冲浪手和探险家,是没有来路不问归途的地球浪子。 除了摇滚明星的光鲜亮丽,纪录片大篇幅展现的更多是乐队日常的琐碎。全国巡演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对任何乐队都是一场硬仗,在城市和城市之间瞬时转移,体力和精力的巨大消耗比欢呼尖叫来得真实。他们看似走遍世界各地风光无限,却只能在酒店和演出场地之间单调往返,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比如喝到吐的酒局和永远不能顺利托运乐器的航空公司。梦想的反义词是行动,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别是行动力。没有一种生活是轻而易举就能获得的,所以你选择什么就得承受什么,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个道理。 就像小武说的,演出前演出后是现实,演出的时候就是一场梦,而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他们既是造梦者,同时也是做梦的人。有趣的是,庆功宴后的那个片段,那个操着港台腔夹杂英文对镜头喊自己要给后鲨一千万的男乐迷,付菡耐心地听他语无伦次地诉说自己辞职创业的追梦故事,但也只是听着,甚至没有立场给出评价和建议。这就是偶像和歌迷的微妙关系,他们充其量只能做你沿途的背景音乐,你的人生和梦想终究还是要靠你自己。 纪录片中着重表现了他们回到北京在剧场举办的最终场演出。相比以往摇滚乐给人粗糙和随意的刻板印象,在这次演出的准备中他们专注于各种细节的琢磨,从乐器配置到曲目安排再到舞美灯光,不断调整讨论直至达到最佳状态。相比于年少时的开心就好和自由发挥,现阶段对事业的专注和精进,才是后鲨当下对待乐队发展的成熟态度。 片中最出彩的一个侧写镜头,是付菡结束演出后在安可声中退场,赤着脚踩在铺满气球的地面上,默不作声地走向后台。那一刻她不是舞台上那个张扬妩媚的主唱,只是一个试图从落幕的空虚中找回自己的表演者。没有煽情的泪水,也没有庆祝的欢呼,那十几秒的镜头是无声的留白,其中包含着不言自明的微妙情绪。 关于纪录片本身 一直在关注吉术斋这个团队,喜欢他们在作品中追求的完美主义和呈现出的趣味质感。纪录片以黑暗中歌迷的呼喊声猝不及防地开始,让观众还没反应就掉入现场充满煽动性的情绪之中。随后,乐队的四名成员以他们生活中最平常的状态各自登场,整个影片的情绪像一滴浓缩的颜料,在如水般的音乐渲染下徐徐展开,呈现出意想不到的美好画面,最后在一场回归性质的重要演出中浓墨重彩地收尾。 整个片子结构有趣而巧妙,不落俗套的非线性叙事,看似随意松散的运镜和剪辑,背面一直有清晰完整的情绪线在牵引。故事一直在日常琐事和舞台表演之间切换,穿插着配合叙事的采访口白,碎片式的镜头表达被应景的音乐完美串联,使纪录片不论是从内容还是情绪上都具备了足够的可看性和讨论度。 一直以来秉持的观点是,纪录片的最高境界是让人忘了摄像机的存在。镜头是低调甚至隐形的,但镜头所代表的第三方视角又是鲜明而客观的,是气质疏离而又无处不在的。而优秀的纪录片还必须是不预设立场态度中立的,它的画面语言只做展示不做判断,在放映时留给观众充足的思考和评价空间。以上两点,在这部巡演纪录片里都得到了很好的实现。 听着后鲨的音乐,抑或观赏着这部纪录片,每个歌迷都可以闭上眼睛,想象这样一个情景:在某个夏夜,你爬上城市的巅峰,发现夜空如洗,月光像上帝撒下的一把盐,成群的星星正朝着自己涌来。满地都是六便士,而你却和他们一起,抬起头看见了月亮。

                                        文章标题: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10篇
                                        文章地址: /article-95-153881-0.html
                                        文章标签:观后感  冲浪  大冒险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观后感10篇]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