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必威下载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偷户口本结婚这事可真愁啊。

                                        时间: 2019-09-26 | 作者:纯之 | 来源: 必威下载 | 编辑: admin | 阅读:

                                          这是STORYBOOK上的系列故事

                                          海 报 / 仁 类

                                          第 19 篇

                                          陆一欧出国求学去 刘三叔守家相亲来

                                          刘三叔上演相亲记 美唐缇道出恋爱观

                                          提问:“陆一欧是学什么专业的?”

                                          伍角星回答:“数学专业。”

                                          我:“嗯???”

                                          实在不可想象,一个每天搓着俩核桃、性格慢慢吞吞、说话分贝几不可闻的“老年人”陆一欧居然是学数学的。

                                          刚才那个场景发生在我们在机场把陆一欧送上飞机之后,我突然想起来有个事情一直不清不楚,于是就随口问了一句,结果是十分的令人震惊。

                                          我一直以为陆一欧像我和唐缇一样都是艺术生呢,就他那一副“一看就学习不好”的形象让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专业这个问题啊。

                                          “并且学习还很好,是自己考上国外知名大学的,就是你能念得出来名字的那些大学的其中之一。”伍角星看见我被惊吓过度站在原地不动后,又在我耳边放了一个“惊雷”。

                                          这世界好可怕,爸爸,我答应你,我还是乖乖地去相亲好了。

                                          想到这里,我就给陆一欧发了条信息,等着他“落地”之后马上就能看见。

                                          【感谢您的厚爱,做你女朋友的提议,我最终决定给你否了,你居然是学数学的,听起来就很像个变态杀人狂好么?我决定乖乖地去相亲了,相貌、家庭、智力、人品等一般就可以,帽子和脑袋还是匹配的好,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贪。】

                                          发完信息后,算了算时间:他开机后收到信息已经半夜了,我睡觉特别沉,估计就算他一直打电话给我,我也要第二天早上才能接到。嘿嘿,想到这里我就开开心心地和他们去玩了。

                                          ○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起来练习基本功,结果怎么都没有等到陆一欧的电话,却在吃完早饭后,把陆爸爸的电话等来了。

                                          陆爸爸在电话那头说:“刘三叔,你好,我是陆一欧的爸爸,这次给你打电话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和你说一下我的立场。其实我觉得陆一欧想谈恋爱,是完全可以的,他想谈什么样的女孩子、家庭如何、相貌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好,心地善良。我知道他喜欢你,想和你交朋友,但是我也告诉他了,谈恋爱是可以谈的,但是不能为了谈恋爱耽误人生,既然有机会可以学习到更好的知识,走到不同的领域,为什么不去试试。所以,他答应出国了。我作为一个父亲,想用我的人生经验和你分享一些经历:当初我和陆一欧的妈妈就是异地通信了7年之后才结婚的,有些事情,不要轻易放弃,希望你和陆一欧还是好朋友。”

                                          陆爸爸电话挂断了之后,陆一欧就把电话打来了。电话接通后,陆一欧说的第一句就是:“我爸给你打电话了么?他说他同意了吧,哈哈,我本来要和你说的,但是他说他来告诉你。”

                                          我把他爸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陆一欧又笑:“我爸原话说的是‘想谈恋爱可以,结婚都可以,但是你得自己挣钱,本来性格就懒,再沉迷恋爱,要是不能养活自己,我只能在我和你妈百年之后把家产全部捐出去,让你体会一下人生的真谛。’”

                                          我听完了之后也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突然严肃,“我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要去相亲了。”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知道,去吧。”

                                          我下意识的撅了撅嘴,然后说:“好好学习,好好做题,再见。”

                                          ○

                                          一个月后,我从脏辫儿大哥处得到消息说,祝坦坦也出国留学去了,祝坦坦走的时候特意让脏辫儿大哥和我说,他的学校比陆一欧的好那么一点点,他学的也是数学专业。

                                          我听后很是不解,脏辫儿大哥看我一脸迷茫的神情,只好给我解释。

                                          “祝坦坦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性格好、还讨人喜欢,我估计他这次是报复去了,学习当然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在学习上虐陆一欧。其实祝坦坦是十分幼稚的,他只是看起来大度、谦和、有礼貌、涵养高,其实内心相当幼稚,要不然我们怎么会当朋友呢?”脏辫儿大哥说完,挑着眉毛看了我两眼,然后又说:“你要是再凌晨给我打电话唱歌,我就真的去追唐缇了,我可知道唐缇喜欢过我,并且只喜欢过我,你给我小心一点,下次就不是打你一顿那么简单了。”

                                          我忙不迭的说了好几个“好的”来表示我的态度,上次一不小心被脏辫儿大哥逮到了,被追着好一顿打,要不是唐缇拦着,我估计我都被打哭了。

                                          和脏辫儿大哥分开以后我给伍角星和甄甜打了个电话,然后把脏辫儿大哥告诉我的话告诉了他们,我说:“伍社长,请你时刻准备好,陆一欧随时可能会给你打电话的,珍重。”然后就挂了电话。

                                          哎,伍角星和甄甜最近实在不像话,从谈恋爱至今一直顺风顺水,最近听说俩人关系又亲近了一步,具体事件是,有一次周末我们齐聚伍角星的公司,大家正在商量着晚上吃什么的时候,甄甜突然蹲在了地上,伍角星忙走过去问甄甜怎么了,甄甜趴在伍角星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伍角星就把甄甜整个抱起来,抱进洗手间了。接着,伍角星话都没和我们说,就突然跑了出去,十分钟以后,他拿着一包“苏菲”回来了。

                                          我当时脸都红了,比麻辣小龙虾都红!唐缇也傻眼了,愣了一会儿后,一个人坐到离我们最远的椅子上看书去了。幸亏林茂增没看见啊,他还沉浸在被唐缇拒绝的哀怨之中,经常一个人孤单地坐在角落,拿着个小本子记录着什么。

                                          这次终于有点什么事情可以打破一下伍角星和甄甜的顺风顺水又恩爱的生活了,挺好,省得他们太过顺风顺水,让日子太过无聊。

                                          如此闲晃了没多久,我的“不无聊”也来了。

                                          ○

                                          我家老爷子在全家齐聚的晚饭过后和我说:“三儿啊,还记得你打赌输了这件事么?”

                                          大事不好!

                                          “还记得赌了什么么?”我家老爷子悄无声息地挡住了我撤退的脚步。

                                          快来人呀!

                                          我家老太太从我身边默默地走过。

                                          我爷爷和我奶奶从我身边慢慢、慢慢、慢慢地走过。

                                          “明儿就开始相亲吧,还有,我记得你还说过,要去茶楼打扫一年卫生来着,还分文不取,今天晚上就去吧。"

                                          救救我啊!

                                          我拿出我打出生以来所从未有过的可怜眼神,缓缓地看向我爷爷,没想到我爷爷迅速地把头转到了另一面。

                                          跑不了了。

                                          于是我开始每天在我家茶楼里当保洁。

                                          当天晚上我就把这件事在我们“相声社”群里说了。

                                          伍角星表示深深地惋惜,同时还有一点高兴。

                                          唐缇表示一会就买烧烤来看我。

                                          林茂增表示他最近很忙,就算有什么事也千万别找他。

                                          林茂增真的很了解我,他知道我要是把他喊过去搞卫生,按照他的性格,按照我家茶楼的干净程度,他今年过年都不用回家了。

                                          第二天,远在异国他乡的陆一欧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他表示,打扫卫生这个事情虽然听起来很难过,但是实际上你有你的各个师兄啊(说得有理!);相亲这个事情是个大事情,不能草率地下决定,每见一个你都拍个照片给我们看看,我们帮你参考参考,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除了我以外的众人,纷纷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都让我按照陆一欧说的做,我怀疑他们都被买通了。

                                          ○

                                          这以后的第一个周末,我就见了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

                                          对方是我爸爸的同门师兄的妻子的同事的妹妹的侄子,比我大9岁,为人老实本分,性格腼腆,刚一见面就拿出一张纸来给我看。

                                          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姓名、性别、身高、体重、爱好、收入、固定资产、自我评价等。

                                          我好奇地问了句:“之前都有过哪些经验啊?”

                                          对方连忙回答起来:“第一份工作是在……”

                                          第三个周末,我见了我第二个相亲对象。

                                          由于相亲之前我约了唐缇去吃麻辣小龙虾,所以相亲的时候,唐缇也就陪着我一起来了。

                                          对方全程表现良好,彬彬有礼,有房子有家底,连冰淇淋都请我们吃了两次,饮料买了4杯,由于数量太多,导致我并没有全部喝完,还撑得很。

                                          结果,不出意外,对方看上了唐缇。

                                          呵呵。

                                          唐缇对我深表歉意,我却觉得老天爷对我真是好啊,随即恳求唐缇,一定要每次都跟我去啊,要是每次见了唐缇还能喜欢我的,我们再考虑看看他是否有其它企图哦,或者自身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什么的。

                                          伍角星对此表示:“刘三叔坏得冒毒水。”

                                          林茂增对此表示:“刘三苏(叔)你不四(是)兄弟!"

                                          自从有了唐缇,我的相亲就顺利多了,因为他们一个都没有看上我的。

                                          通过了这次市场调查,我深刻地了解到了我——刘三叔在这个市场上的行情!

                                          我用四个字概括唐缇的市场行情是“踏破门槛”,而我则是一长串“无人问津、门可罗雀、不为人知”。

                                          如此三番两次、两次三番,我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怀疑我是个透明人啊。

                                          面对这种十分紧急的情况,我爷爷和我爸差一点就要禁止我和唐缇来往了,还是我说“早发现,总比以后出轨的好”才把那两位稳住了。

                                          哎,表情叹气,心里暗暗地窃喜。

                                          当我第六次相亲失败之后,唐缇都开始跳脚表示,“下次再也不来了,三叔,这不仅不能帮助你找到未来的另一半,还十分有可能让我陷入未来好几年莫宁其妙的纠缠里啊,我不干了,三叔你还是按照正常的相亲程序走吧。”

                                          我抱住唐缇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啊,不要走啊,虽然我也知道这样会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但是我实在不想相亲啊,你帮帮我嘛,我请你,你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还不行么?”

                                          唐缇看了看我,破天荒地翻了个白眼。

                                          最后,唐缇让我请她喝了一杯果汁就放过我了。

                                          “三叔,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谈恋爱了么?”唐缇问我。

                                          我抱着我的红心火龙果汁摇了摇头。

                                          唐缇说:“难道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爱情么?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恋爱关系,选择的第一要素是什么呢?我的优势可能是十分容易让人第一眼就喜欢的类型,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就恋爱,我觉得那就失去了爱情最本质的意义了对么?”唐缇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点点头,“被表白多了之后的迷茫,打个比方来说,就是需求是有的,但是可供选择的满足品太多,你有点挑花眼了。”我一脸真挚。

                                          “哈哈哈。”唐缇大笑了起来,“你还跟着点头,傻样儿。其实我只是觉得,因为好像得到太容易,才会想,为什么要得到,我想要得到什么,才好吧。三叔,我总要知道什么是心动再谈恋爱才好吧,我总要知道什么是脸红啊。”

                                          说得有道理。

                                          “所以,我也不是故意那么对林茂增,我只是想对自己负责任。再等一等,再想一想,我不着急。”唐缇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又好看了一层。人好看、聪明,还这么的有思想,我喜欢!

                                          ○

                                          作为好兄弟,当天晚上我回家之后,还是把唐缇说的话告诉了林茂增,林茂增听完之后,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两声,再然后哭了起来。

                                          第二天开始,林茂增正式开始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了,一大早就问我什么洗面奶比较好,哪个网红小哥哥的穿着可以学习。

                                          做人就是要自强不息,永不气馁,林茂增我支持你。

                                          相亲多次无果后,我在家里再次变成猫嫌狗不待见的人。

                                          真是没有天理啊,人家男方没有看上我,是我的错么?你们没把我生成个儿子身,是我的错么。

                                          积压多重不待见到一定程度之后,我造反了。

                                          那一日是个周六,我们全家又在一起吃晚饭了。

                                          桌子上摆着麻婆豆腐、红烧排骨、白灼菜心、木须肉等等,爸爸上桌的时候,脸色黑得像8月份去了一趟泰国曝晒了半个月一样,刚一上桌就对着刚夹起一块排骨的我低声喝道:“三儿!你今天又和相亲的那个男孩说什么了?”

                                          我把排骨放进嘴里,想了想,“我说,你先看看我的脸,得看一辈子呢,还有,我不会做饭、也不会洗衣服,以后家务都得你干,家里房子和车子都有,但持有人都不是我,职业是个说相声的,故意以后挣钱养家什么的也没有个固定进账,您得有个工作能养活您自己,我的师兄弟和搭档都是男人,这点您得包容,还有一点,生了孩子得姓刘,要不然我们家可要不起您。”

                                          我的爸爸听完之后,“啪”就把筷子丢在了我的脑门上,“有你这么和人家说话的么,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对方和你说,看见你再听见你说话之后,简直不相信对面坐着的是个姑娘,还以为是准备碰瓷儿找茬儿的呢。”

                                          我揉着脑袋不服气地说:“爸,那是个什么人啊,你就介绍给我,一上来就嫌弃我身材不好,说我是‘瘪的’!再就问我几套房,我这是找结婚对象啊,还是上市场把我自己当猪卖了啊?”

                                          “人家有错是人家的事,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这哪还像一个女孩子,这样以后别说招赘了,就是嫁人你都嫁不出去。”

                                          这要是搁在平时,我其实也不能怎么样,听完了就算了,但是这几日不知道怎么了,有一股无名的火,呼呼地网上窜,压都压不下去,“感情不是您去相亲了,感情不是您被人家盘问,感情是我相当男孩子被养大啊,感情是我自己出生的时候选择了‘我得当个姑娘’的选项啊?您们讲讲道理好不好,我觉得我够听话的了,我觉得我真是个好女儿来着。”

                                          说完这句话,我饭都不吃了,就直接回屋了。

                                          过了一会了,敲了敲我的房门问:“小三子,大孙女儿,我能进来么?”

                                          我大大地“嗯”了一声。

                                          爷爷进屋之后,就挨着我坐下了。我看着他两个苍老如枯树一样的双手不安地搅在一起忽地不忍了一下,就伸手把爷爷的手握在怀里,顺势倒在了爷爷的怀里。

                                          “也(爷)~爷”爷爷身上的味道真是好闻啊,总是一股‘宠着我’的味道。

                                          “孙砸,你不能那么和你爸爸说话,他多伤心啊。”爷爷摸着我的头发对我说。

                                          “哼”我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是他总是喜欢强迫别人!我的人生他都做主了,我还不能有点不高兴么?”

                                          “其实不是你爸爸做主的,明明是我啊。”爷爷轻轻地说着,“小时候你生出来的时候,家里人是失望的,你姥姥提议说,你妈妈太遭罪了,不要再生了,实在不行,就当儿子养,以后招赘也行啊。当时,只是那么一说,后来因为你妈妈怀你的时候,怀得很是辛苦,加上她年纪也大了,你的身体就不怎么好,在医院住了很久的院都没有好,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听说有个‘算命先生’可以看这个,我们就去问了,人家说,你阳多阴少,当个女孩子自然会经常生病,要是当个男孩子养,说不定还能骗骗老天呢,就这样,才把你当男孩子养的。”爷爷怀里的味道,我总是闻不够。

                                          “封建迷信!”

                                          “迷信不迷信的,我不知道,但家里都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是,日子久了,我们也就习惯了,也有自己的私心,想让你招个姑爷回来,其实还不是因为你最小,最疼你,怕你嫁出去被欺负么,还不是想让你待在家里。”

                                          我慢慢地把头抬起,不服地说:“少骗人,我才不信,舍不得我能老让我嫁人?”

                                          “这不是习惯了么?真让你这么小就嫁人,爷爷还舍不得呢,是不是啊,小三子,再让爷爷抱抱,你可是爷爷的大宝贝。”爷爷慢慢地把双臂张开,我鼻头莫名的一酸,然后就扑进了爷爷的怀里。

                                          爷爷在我耳边说:“还不是想让你好好成人;还不是想让你有礼貌;还不是想让你做个人人都喜欢的孩子;还不是都为你好;你一会得跟爸爸道歉,知道么?”

                                          我点了点头。

                                          爷爷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不过招赘这个事情不能变,相亲就算了吧,我还是很期待见我重孙子的啊。”

                                          嗯?

                                          出了房门,我就直接跑到我爸那屋了,老爷子听见我进来了,就把身体背对着我,继续生气。这可难不倒我,我一个轻跑、起跳,就窜到我爸后背上了。

                                          “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你要压死我么?”老爷子一个过肩摔就把我丢在了他对面的床上。

                                          我躺倒之后,马上翻过来跃起跪在床上:“爸爸,好爸爸,我错了,我一会给人家道歉,保证不给您丢脸。您要是不解恨就揍揍我,我的屁股最近状态很好,您要不要用扫帚试试它的弹性。”

                                          “少贫,什么丢我的脸,那是你的脸。”很明显,气消了一大半,声音都不那么居然于千里之外了。

                                          “对对,我的,我的脸和千层饼一样,丢一张,还有一张,您就放心吧。”

                                          话音刚落,我家老爷子居然真的拿着扫帚打了过来,“还贫。”

                                          当天晚上,我得到了家里的特赦:不用相亲了,先好好学习是正经的。

                                          ○

                                          我把这个喜讯公布到了群里。

                                          群里一片欢呼,唐缇为此还发了100元的大红包,可见她的高兴程度。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陆一欧。

                                          “刘三叔,我的提议你真的不考虑了么?”

                                          “等你?那不得几十年之后了啊?”

                                          “不用,我下个月回去一趟,下个月你就能见到我。”

                                          “陆一欧,你还是要走的啊!”我提醒他。

                                          “是呀,但是下个月就能见到我。”他笑着说,完全不管我的画外音是什么。

                                          现在的飞机真的是很方便啊,有钱就能买啊。

                                          第二个月,陆一欧真的回来了,我在机场看见他的时候,心脏居然砰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陆一欧走到我身边,拉着我比了比个,我翻了他一个白眼。

                                          啊,阳光真好啊!

                                          时间如闪电啊!

                                          陆一欧回来了半个月,可是半个月好像一晃就过去了。

                                          我再次站在机场送陆一欧登机之后,又问了一个问题。

                                          这次我问你们,因为这个问题让我十分苦恼和不知所措。

                                          陆一欧说,他这次要走半年,他给我半年时间找我喜欢的、并且适合的肯招赘的人,没找到的话,半年以后他回来,他还是会遵守诺言,并且会请求我,让他做我的男朋友,如果我觉得没有安全感的话,他也有解决的办法,不过解决的办法是,我要从家里偷户口本和他偷偷先登记结婚,他说,他不会签婚前协议的,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我该怎么办?

                                          19  / END -

                                          

                                          · 人 物 关 系 图 · 

                                          · 作 者 :纯 之 · 

                                          身高174cm,有可能是个美女作家

                                          日常羞愧一万次,所以并不怎么会讲话

                                          微博@纯之,就可以找到她

                                        文章标题: 偷户口本结婚这事可真愁啊。
                                        文章地址: http://www.sytgcc.cn/article-95-150800-0.html
                                        文章标签:户口本  这事  可真

                                        [偷户口本结婚这事可真愁啊。] 相关文章推荐:

                                        Top